小学 首页
从最喜欢的动物读起
2017-01-13 14:56    来源: 中国教育报

儿子哲哲从小学三年级的暑假就开始念叨着想养一只狗。

“买狗不是小事,得好好想想,不如我们先了解一下狗,看看哪些狗适合养,应该怎样养,以及它们都有什么特点,都是怎么长大的,有哪些好玩的故事,然后再决定养还是不养,好不好?”哲哲答应了,之后的周末,我们去图书大厦看跟狗有关的书。我帮他选了一本《灵犬莱西》,他挑了两本《选只狗狗带回家》《导盲犬迪克》,躲在角落里很专心地看了起来。一下午的时间,他就静静地坐着,沉浸在文字的世界里,物我两忘。

读完后,小家伙赞赏道:“爸爸,你推荐的书太好看了,沈石溪的那本也好看,你说我的眼光是不是也不错?”此后,我俩开始搜罗更多写狗的作品,《红色羊齿草的故乡》《马利,一只与众不同的狗》《在雨中等你》《傻狗温迪克》《荒野的呼唤》《第七只猎犬》《猎狗宾果》《黑狗哈拉诺亥》《忠犬的背叛》《义犬》《小狗栗子球》《小狗栗丹》等,都一一进入他的阅读书单。

也许是文学作品读得不过瘾,哲哲又央求我买一些养狗方面的书,于是《萌宠日记》《狗图鉴》《邓巴博士养狗圣经》《狗狗心事》《如何养好一只狗》,奥地利动物学家、“动物行为学之父”康拉德·洛伦茨的《狗的家世》等知识类读物,也陆续摆上了他的书架。

后来有一天,哲哲感慨地告诉我:“爸爸,我觉得啊,看动物小说,最好从自己最喜欢的动物开始。你看,我特别喜欢狗,所以看《灵犬莱西》就特别投入。爸爸,你知道为什么莱西被带到那么远的地方,还能找到家吗?你肯定不知道。因为莱西不是一般的狗,是一只苏格兰牧羊犬,属于比较聪明的、善解人意的犬种,一般的狗是不会认路的。但你知道吗,苏牧还不是最聪明的,产于苏格兰和英格兰边界的边境牧羊犬,才是最聪明的。最笨的就是哈士奇,也叫二哈,比如你用左手喂它一块肉,它可能咬到你的右手。这种狗爱捣乱,被称为拆迁队长呢……”

没想到经过一段时间的阅读,小家伙竟然将文学类书籍与知识类书籍巧妙地结合起来,既能用知识的眼光来解读文学,也能用文学的手法来传达知识。而且,聊天话题也会不知不觉转移到狗身上。以前上下学路上,他爱和我聊班级的事,自从迷上“狗书”之后,他经常像王小丫主持《开心辞典》一样,给我出一些跟狗有关的题,如“英国女王最喜欢什么狗”“阿拉斯加雪橇犬和哈士奇有什么不一样”“最名贵的博美犬是什么颜色的”“喜乐蒂犬虽然好看,但爱生一种病,请问是什么病”“你知道哪种狗的寿命最长吗”“斗牛犬真的能斗牛吗”……很多问题我都回答不出来。

外出散步,遇见别人遛狗,他就对之指指点点,不忘给我上课。他告诉我贵宾犬之所以比较多见,是因为不爱叫,对主人特别粘,比较好养。看见博美犬,他会告诉我:“爸爸,你看那种狗叫博美,主要有白、黑、棕三种颜色,优点是特别漂亮,缺点是爱叫。选博美犬就要选眼睛亮的,反应快的,头部呈三角形的……”如果偶遇金毛,他会点评道:“这狗特别通人性,看着很大,一点也不会伤害人,特别温柔,就是有点调皮。它长得比较快,一岁多就差不多成年了。而且,这狗喜欢捡东西,所以也叫金毛寻回犬。以前打猎时,猎人就喜欢养这种。缺点就是夏天爱流哈喇子,味道比较大,而且必须每天带它运动一两个小时,比较费时间……”

因为掌握了很多跟狗有关的知识,哲哲俨然一个小专家。有时候,他会挑狗书里的错,如狗的名字没写全,或者插图与品种对应不上等,也会对比不同作品的高下。在小家伙看来,最好看的是狗小说,前三名是《马利,一只与众不同的狗》《红色羊齿草的故乡》和《导盲犬迪克》。

哲哲还发现不同的狗小说风格不一样,“西顿的小说比较写实,是站在人的立场写动物,看了让人想爱护动物,保护大自然,反思人类自身的行为;沈石溪的小说比较具有传奇色彩,虽然有的地方比较夸张,但能吸引人读下去。《荒野的呼唤》太残酷了,看着心疼,但巴克能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也很让人敬佩。牧铃的狗小说也不错,他笔下的牧羊犬很聪明很忠诚,但结局往往很悲惨。黑鹤的动物小说,文字非常优美,有种让人向往的感觉……念叨起熟悉的狗小说作家,他了如指掌,颇有文学评论家的范儿。

因为喜欢阅读,深入阅读,哲哲的视野似乎一下子打开了,从狗开始,他又喜欢上其他动物,“猫头鹰王国”系列就是他让我逐字逐句读给他听的,他听得非常投入。这部具有史诗气质的长篇小说很有魅力,让小家伙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写作大家。因为该系列是陆续出版的,我们前后读了小半年,读完近150多万字的全文,他意犹未尽,我如释重负,仿佛我俩都经历了一次宝贵的成长。

后来,哲哲拿出十二分的诚意向我推荐“猫武士”系列,于是,他读过的动物小说传给我,我再传给哲哲妈,读完后大家分享一下心得。很长一段时间,家里三人各自捧着一本书读,还都是动物小说,此情此景颇有意趣。读完了“猫武士”系列,狼、兔子、鲨鱼、野猪、马、豺、鹿、鼠兔等各种动物都进入哲哲的视野。曹文轩的《火印》、凯瑟琳拉斯基的《危境马王》、阿尔班克尔的《逆境鲨王》、常新港的“十二生肖”系列、袁博的恐龙系列小说,他都爱不释手,甚至连波特女士的“比得兔的故事”、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等童话故事,他也都翻出来重看了一遍。

从普通读者到热忱读者,从浅阅读走向深阅读,从喜欢到痴迷,动物小说像一个跳板、一辆火车,将哲哲送往阅读的深处、世界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