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博客 首页
蓝天白云和金色沙滩
2017-05-22 13:45    来源: 中国妇女报

天黑了,兴趣班教室外幽暗的走廊上站满了焦急等待的家长们。一眼望去,多数是爷爷奶奶辈的老人。教室里,明亮的灯光下,孩子们正在画画。

上兴趣班的事都是女儿在安排,短短一两年间外孙安安上过的班已经不下十几个了,更早的时候,安安对画画很有兴趣。两岁多的时候,妈妈买了一盒蜡笔,安安见了爱不释手,几分钟画完一幅,觉得意犹未尽又画了一幅。安安指着涂满棕色、黄色的那幅解释说,这是金色沙滩。又指着涂着大块蓝色的那幅解释说,这是蓝天白云。应该承认,不是孩子不会画,而是我们不了解孩子的思想。平心而论,我觉得这孩子还是挺有创意的。

等待的时间让人感觉漫长而又无聊,终于,教室的门被打开了,完成作业的孩子们欢呼着蜂拥而出。

安安没出来,只见安安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全神贯注地埋头画画,旁边的小朋友走了,他连头也不抬一下。难得安安如此用功,我悄悄走到他身后,低下头来细看。纸上画着一条大青虫,线条圆润饱满,形体比例中规中矩,单一的青绿色从头到尾贯穿全身,与安安平时的画相比大有变化。好一会儿,安安叹了一口气,搁下笔抬起头来。

“今天怎么画得这么认真呀?”我诧异地问。

“老师要我重新画,说不画好不能回家!”安安有些气鼓鼓地回答,口气里满是抱怨。

我给自己定的原则是,但凡孩子与老师有不同意见,做家长的一定先把问题搞清楚,不轻率下结论。于是我问:“刚才的画呢,我可以看看吗?”

安安把他正在画的画纸翻了过来,反面画的是另一只大青虫。头尾和身体的大小有些不成比例,画面线条明显生涩笨拙,大青虫的身体上红一块、黄一块、绿一块,有的颜色没有涂到位,大青虫身体部位还留有些许空白,有的地方颜色却画到了外面。没错,这才是安安的画。

“老师说这幅画什么地方画得不好呢?”我做进一步的了解。

安安用手指着黑板上的画说:“老师要我们画得和她的一样。”

我又看了一下安安重新画的画问:“重新画,你就能画出这么大的变化吗?”

“这张画是老师在我的纸上画好线,然后我再用蜡笔描的。”安安实事求是地回答。

我比对了一下,安安前面画的大青虫与老师的范画大相径庭,而后面画的则仿佛就是老师那幅画的复制品。我对现在的教育多少也了解一些,在许多领域流行以一个标准去检测所有的学生。这一年多来,从安安参加的形形色色的兴趣班的情况看,这种操作起来既简便又显示教育者的权威的教育评价方式,在孩子们的兴趣班里也同样不能避免。

“其实我觉得刚才那幅画也是很好的。”见我不说话,安安又补充说“现在天冷了,很多树叶都变成红的、黄的,大青虫吃下去身上也会变成红一块、黄一块。再说,我觉得五颜六色的才好看。”

我一直主张要鼓励孩子讲出自己想说的话,我问:“你的想法和老师说了吗?”

“没有。”安安顿了一下,轻声说“老师那么凶,我不敢和老师说。”我转过身去,看见这是一位年轻的女教师,从着装上看得出透着一股严肃。

一位年轻的妈妈正在一脸焦虑地向她咨询:“我孩子画画总是达不到老师的标准,我们该怎么办呢?”老师不假思索地回答说:“要想孩子画画好,只有按老师的要求多画、勤画、刻苦地画。基本功扎实了,孩子的成绩自然就会上去的。做家长的要有思想准备,孩子到了小学里,一切都要听老师的,再苦再累硬着头皮也要做好,容不得半点马虎。”

若是如此,孩子们的心里将只有标准的大青虫,而失去自己的金色沙滩和蓝天白云。此刻,该怎么选择,的确是摆在家长面前的一道难题。

(作者系浙江省《家庭教育》杂志社原社长)

阅读点评

难题,亦是培养孩子的契机

□ 郝卫江

自家宝贝在一些教育场合,遭遇到不理想的老师与教育教学的情形,这对许多父母而言相当普遍。

该如何面对?

有人选择站在老师一边。潜台词是孩子在老师手里,不然,孩子会更加遭殃。也有人出于自己不懂、不擅长,才把孩子送到学校学习一技之长的缘故,如果每每都为孩子出头,难道要把宝贝领回家自己教吗?

也可以有其他选择,无外乎为子女换个学校,甚至送他们出国就读,如今这样的事例不在少数。

从安安的口中,我们不难得知,父母、长辈与安安间早已形成了平等讨论问题的习惯与氛围。否则,一个三岁多的孩子,怎么可能在受到“老师要我重新画,说不画好不能回家”的严厉对待,在见到亲人的瞬间,没有一下子哭得稀里哗啦,反而与外公讨论起自己画的大青虫,为什么身上会是红一块、黄一块,甚至还谈到了季节的变化。

外公既没有站在老师一方,苛责安安,给孩子加重心理负担,包括与其他家长一道,向老师咨询如何让安安的学习达到老师要求的水准;也没有索性把安安带出学校离开兴趣班,使孩子产生一旦遭遇事与愿违,拔腿就走,逃避现实的负面情绪。

一句“你的想法和老师说了吗?”的提问,表明外公深谙抓住机会,不失时机地对孩子的性格、行为习惯等人的社会化目标的培养,才是家庭教育的根本所在。

所以,对于安安面临的困境,外公没有直截了当给出是非对错的判定,而是鼓励安安勇敢面对。外公鼓励安安去与老师沟通,希望他在与老师的沟通中学会表达个人诉求,学会与人平等相处,学会尊重自己与他人。需要指出的是,外公并非拔苗助长,不是吗?安安已具备了与家人讨论问题的能力,他为什么不可以把安安推向家庭以外更广阔的空间呢?!

显然,把遭遇难题,当作培养孩子成长的契机,需要的不仅是家长对家庭教育理念的准确理解与把握,更考验的是家长在家庭教育方法上的功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