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家庭养老和子女教育需要社会支持体系助力
2017-11-27 14:13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家庭的内涵和外延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家庭对社会政策和公共服务的需求也日益强烈。大连市妇联日前发布《家庭需求与政府公共服务政策及措施研究》调查报告,就当前广大家庭在家庭养老、家庭抚育、家庭教育、家庭文化、家庭美德等方面面临的问题和需求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对构建以家庭为主体的公共政策体系和行动框架提出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建议。

老人赡养、护理和子女教育是家庭负担的重要来源

本次调查中,选取男性609人,占42.03%;女性840人,占57.97%。其中31~40岁者549人,占37.89%;41~50岁者408人,占28.16%。

在“您认为您的家庭月平均收入是否能够满足家庭基本生活需要”的调查中,41.71%的被调查者表示“能满足”。从性别看,男性被调查者选择“不能满足”的比例比女性高3.69个百分点。从年龄上看,低年龄段的被调查者选择“不能满足”的比例高,特别是31~40岁的被调查者选择“不能满足”的比例最高,达到64.10%。

在“您的家庭目前最需哪些帮助”的调查中,“老人赡养和护理”排首位,占37.20%;其次是“医疗保健服务”“改善住房”和“子女就学”,分别占30.78%、28.36%和20.84%。此调查显示,随着我国家庭规模的小型化,核心家庭、独居家庭、空巢家庭迅速增加,家庭照料资源弱化,家庭养老负担日益沉重。

工作和经济压力是赡养老人面临的主要困难

在“您对家庭照顾的看法”的调查中,56.59%的被调查者认为“家庭照顾第一,公共照顾第二”,35.96%的被调查者认为“家庭照顾和公共照顾并重”。与家庭照顾仍然被大多数人所认同相对应,大多数被调查者在面对养老问题上选择“家庭养老”,但在是否愿意与老人同住这个问题上,男性被调查者愿意与老人同住的比例比女性高12.2个百分点,但这并不表示男性就比女性孝顺。因为婆媳问题容易成为家庭矛盾之一,因此面对与老人同住这一问题,女性思想上的顾虑比男性多。

而工作和经济压力是当前赡养老人面临的主要困难。在“您认为当前赡养老人的主要困难”的调查中,“子女工作忙或照顾孩子,没时间”居首位,占59.42%。因此,发展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成为家庭对政府公共服务的首要需求。

九成被调查者支持延长“亲职假”

新修正的《辽宁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规定:职工晚育的,男方护理假为15日。在“您是否赞成延长‘亲职假’”的调查中,超九成的被调查者支持延长“亲职假”,在“您认为男性休‘亲职假’,对工作或家庭会有什么影响”的调查中,三分之二的被调查者认为休“亲职假”有利于促进家庭和谐。近年来,随着育儿成本的不断增加,以及家庭小型化带来的在儿童抚育方面的互助功能的逐渐减弱,经济和工作压力大成为育婴家庭面临的最主要矛盾。

建立社区和家庭公共图书馆成为广大家庭的迫切需求

在“您在家庭教育中遇到的主要问题”的调查中,“孩子的学业问题”排在首位,占46.10%;其次是“大人与孩子的沟通问题”,占40.17%。在“您希望政府在促进家庭教育方面提供哪些服务”的调查中,50.17%的被调查者选择“建立社区家庭教育指导中心”;而在家庭文化建设方面,只有两成多的家庭经常参加文化体育活动。在“您希望政府为促进家庭文化建设提供哪些服务”的调查中,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建立社区和家庭公共图书馆”“建立政府公共网络免费阅读平台”“鼓励家长和孩子经常去图书馆、博物馆,从小培养孩子良好的阅读和学习习惯”。

现行家庭政策难以满足家庭多元需求

长期以来,我国政府在社会保障制度中一直扮演着辅助或最后防线的角色,特别是在教育和医疗服务的提供中过分依赖市场化,大部分家庭政策都是补缺式的,缺少“家庭友好型”的社会政策安排,缺少鼓励家庭成员相互照顾的激励制度,缺乏对家庭在税收政策方面的支持,没有发挥家庭政策对社会利益再分配的功能,缺少普惠制的家庭津贴、儿童津贴、老人照顾等长期计划。

在经济持续发展的情况下,由于家庭传统功能开始弱化,导致家庭无法承担原来家庭福利供给模式中的角色,我国的家庭政策已经难以回应家庭快速变迁的要求,难以满足家庭多元发展的需求,难以满足家庭成员平衡工作和家庭关系的需要,直接影响家庭的幸福感。因此,必须建立起国家和政府层面上的统一政策机制,建立普惠制的家庭政策。

完善家庭政策及措施的分析与思考

首先,将家庭政策纳入政策法律体系,政府要在政策层面对家庭的变迁及其派生需求做出积极的回应,承担起为家庭提供社会福利的责任,建立起能够使人们的生活随着经济的发展而更有保障的利益机制。

其次,建立适度普惠制的家庭补贴制度,适当加强面向家庭的普惠制经济支持。要充分考虑和评估家庭成员的抚养负担,对承担照料家庭成员责任的家庭给予包括补贴、减免税收等方面的支持。改革税收制度,按照家庭人口负担(未成年子女、老年人、残障者)情况宽免一定数额的个人所得税,或采取以家庭为单位的税收制度,鼓励家庭成员履行抚养义务。同时要不断发展完善儿童照料和保护体系,让家庭有更多样化的选择,减轻家庭的经济负担,使普通家庭获得高质量的托幼服务。建立社区(村)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整合政府、市场、社区和家庭资源,以社区(村)为阵地和依托,建立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形成政府、市场组织、社区等都有责任来支持家庭、帮助家庭更好履行职责的制度框架。整合政府各部门信息资源,建立家庭公共服务需求信息库。借助互联网、手机等新媒体,建立面向家庭的虚拟公共服务平台——融知识服务、文化传播、交流互动等为一体的网络交互平台。

最后,充分发挥妇联组织在家庭工作、家庭教育中的牵头作用,支持妇联组织参与政府购买服务,把涉及家庭事务的服务委托给妇联,在城乡社区(村)“妇女之家”中强化家庭文明指导服务职能,广泛开展各类家庭创建活动,推动家庭美德建设,引导广大家庭树立良好家风,以家庭的和谐幸福促进社会的文明进步。

此外,调查报告中也引用了一些国外的做法,从政府福利、企业责任等方面进行了学习和借鉴。比如在新加坡等国家已建立家庭福利津贴制度,发放育儿津贴、老人津贴、赡养老年人家庭津贴等,减轻家庭的照顾负担;完善住房税收政策,鼓励家庭成员就近居住,方便家庭内部互助,同时制定较为细致的税收优惠和现金补贴政策,全面鼓励和支持家庭养老。在引导企业(单位)承担社会责任方面,德国鼓励大型跨国企业兴办或联办有利于缓解工作和家庭矛盾的设施或服务。同时,在努力倡导男女共同平衡工作和家庭责任方面,参考瑞典、日本等国家相关制度,延长亲职假,设立父母育儿假,鼓励和保障男女共同承担家庭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