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博客
马兰,我童年的创口贴
2018-03-22 10:36    来源:中国妇女报

马兰是故乡常见的一种草,也是典型的江南明前佳肴。马兰是草,又是良药,更是我们纯天然的创口贴。一盘清炒马兰,那就是故乡最纯粹的春之滋味了。


■朱学东


春天来了,总惦念起故乡的一草一木,这马兰就是春天最常被念起的故乡记忆。


前段时间,弟妹自故乡快递了一些马兰过来。马兰、荷花郎和地盘青,皆是故乡应季鲜美之物。春日游江南,不食此三物——当然还有其它鲜货,实是不知江南春之味,枉游江南春了。


马兰是故乡常见的一种草,也是典型的江南明前佳肴。其是草,又是良药,更是宝。


先说药。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小时候我们都要干活,用镰刀割草,手指脚掌难免经常不小心被利刃茅草所伤。那时,农村条件艰苦,割破了手脚,是不会去卫生所的,再说那时也没有创口贴,云南白药更是珍贵。但乡下人条件虽有限,命却不贱,伸手可及之处,常常有救命至宝。马兰即是止血至宝。


我对于马兰止血最初的经验来自我奶奶她老人家的言传身教。小时候奶奶带我们多,我们那时手脚皆嫩,极易受伤,镰刀茅草都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一旦干活有了伤口,奶奶总是先在伤口处吐一口口水,算是用唾沫消毒吧。接着,扯几棵马兰,放在嘴里嚼烂,堆在伤口处。再接着,找一片比较大一些的马兰叶,用手掌拍到柔软色青,像今天的创口贴似的,贴在伤口处。“好了,用手摁着点,一会就不疼,没事了”。处置完,奶奶总是会这样说。


事实上,马兰也真的能止血。在没有创口贴的时代,它是我们纯天然的创口贴。后来我渐渐长大,见识也渐增,方知在中药里,马兰是止血化瘀、消肿止痛的佳品。


马兰的另一药用,也是一直深留在记忆中。故乡古老相传,多吃马兰能够明目。当时我们村有一老太太,比谁都喜欢吃马兰(马兰有些苦涩味,小孩不太喜欢这味),经常跟我们说多吃马兰好,明目。


但我们常常笑话老太太,吃了那么多马兰,眼睛却不咋样。其实,那是我们少不更事,那老太太那么大年纪了,身体机能早已衰退,那时有这么好的眼睛,已是很不错了。


后来读书,才知道马兰性寒,也是清热解毒的良药。故乡春天来后,天气渐渐湿热,人的性子也渐渐燥起来,多吃性寒的马兰,也当有平衡中和之功。


不知道现在,故乡的人受伤之后,还用不用马兰敷服?想来,年轻一代,已经不知道马兰竟有这般功效了吧?


而今天的马兰食法,完全是向袁枚同志致敬。“马兰头菜,摘取嫩者,醋合笋拌食。油腻后食之,可以醒脾。”


那天虽然没有拌笋尖,但还是加了醋。一碗米饭,一碟川味腊肠之后,一碟凉拌马兰,最后连汆马兰的汤也喝掉了。


一盘清炒马兰,那就是故乡最纯粹的春之滋味了。